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lumacha’s blog

有緣即住無緣去,一任清風送白雲。佛度有缘人,修行在自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劉素雲老師:我為淨土鼓與呼之一_感恩姐姐代妹表法(上)【極力推薦】視頻+文字  

2013-04-19 20:57:28|  分类: 劉素雲老師:我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【lulu】
阿彌陀佛

阿彌陀佛

阿彌陀佛

阿彌陀佛

  劉素雲老師:我為淨土鼓與呼之一

感恩姐姐代妹表法(上)

2012年08月29日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

  

我為凈土鼓與呼(之一)—感恩姐姐代妹表法  劉素雲老師主講  (第一集)
資料恭摘:凈空法師專集網站
  2013/3/25 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 檔名:56-137-0001 
 
   尊敬的各位法師,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晚上好。很高興相隔九個月之後,我們又在這裏見面了。我上一次來香港是去年的六月中旬,來香港參加《大經解演義》學習分享報告會,是六月二十九號離開香港回哈爾濱的,到現在正好是九個月的時間。可見時間過得多麽快,我覺得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樣。這一次來香港,大家都知道,因為師父他老人家八十七歲壽誕之日,表示祝賀。再一個,就想把這九個月我在家裏,按同修們的話說,劉老師一直在家貓著,你在家裏都貓著都幹些啥,來向大家匯報匯報。一是向師父他老人家匯報,二也向各位同修們做一個匯報。
 
  我這次來香港講的大題目是「我為凈土鼓與呼」,這是總的大題目,一共是講十個小時,每天兩個小時,從今天開始到二十九號結束。然後每一天又有一個小題目,比如說今天在大題目的下面那個小題目就是「感恩姐姐代妹表法」。然後每天都有一個不同的小題目,就是這樣的。我今天為什麽要講這個題目,我在來之前我就想,因為我姐姐往生這件事情,可以說引起了比較大的轟動,我聽說有的外國同修都往國內來電話或者來短信,詢問這方面的有關情況。我想我這次來香港,這個題目可能也是同修們比較關註的一個問題,我就把它安排在第一天來講,省得大家心裏放不下。今天我就講講「感恩姐姐代妹表法」。
 
  我想先和大家報告一下,我姐姐這次往生表法,她的因緣是什麽。在光碟裏我曾經說了一部分,有一部分在光碟裏我沒有說,我今天想在這裏就把這個情況如實的告訴各位同修們。我姐姐表法她的因緣是這樣的,去年六月份我來到香港以後,因為那一次兩個方面,就是協會這方面,還有活動那方面,一共是安排了十節課,還有三個答問。在答問的過程當中,很多同修提出來關於往生的問題。從這些問題裏,我感覺到大家還是對往生極樂凈土信念不是那麽太足的。當時我想,從咱們凈土法門來說,信解行證這四個方面,信解行都具足了,還缺一個證。因為前三方面,比如說有咱們《無量壽經》的會集本,這可以說是第一善本,有黃念祖老居士的《大經集註》,有凈空老法師的演講弘傳,那誰來作證?這就是如果這個證要具足了,那信解行證這四樣就都圓滿了。
 
  我當時在香港沒回哈爾濱之前,我就有個想法,現在急需一個表法的人,表什麽法?表活著往生的法。因為現在很多人說,我也沒看見什麽叫活著往生,總是心裏還有點犯嘀咕,不是那麽太踏實的。我想如果有一個人能夠把活著往生這個法確確實實的表演給大家看,這對於大家修學凈土法門的信念會有一個很大的提升。我當時想這個作證,誰來作證?我可能有點不太謙虛,我掂量來掂量去,我想這個事還是我是最佳人選。昨天我跟同修說,大家都笑了。我說這個事我要去找別人,我說你來表演表演怎麽活著往生。人家要說,劉居士你咋不表演,你為什麽讓我表演?這話還不好說。所以我想來想去,我覺得我是最佳人選。因此我就想這一次(就是上一次),回哈爾濱以後我就想來做這個工作。
 
  回去以後我就跟我姐姐透點消息。我為什麽要跟我姐姐透點消息?因為爸爸媽媽去世之後,可以說姐姐和我應該說是相依為命的姐妹倆。因為我只有這麽一個姐姐,媽媽和爸爸走了以後,姐姐盡了她姐姐的義務,也代替了媽媽,對我那個關愛是沒可挑剔的。我想如果我突然的走掉了,可能我姐姐接受不了,那怎麽辦?我想我先給她透點消息,讓她有點精神準備,否則到時候她萬一接受不了怎麽辦,對她還是有點擔心的。我記得我就給我姐掛了個電話。因為我倆住的地方相距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那麽遠,我在市內住,我姐在平房區住,所以見面的時候不是很多。我就跟我姐打了個電話,我說姐,現在特別需要一個表法的人。我姐說:表什麽法?我說表活著往生的法。我說姐,這個事我怎麽覺得我比較合適,我想表演表演,給大家做個樣子。我姐當時電話裏那頭就說:小雲,不行,你不能走,你得留下,因為你的任務還沒完成。當時說到這兒的時候,我就沒再往下說什麽,我姐那頭電話也沒吱聲,也沒說什麽,我這面也沒說什麽。過了大約一分多鐘,我姐就說:小雲,你怎麽不說話了?你是不是不相信我?你覺得姐表演不好嗎?我說:沒有沒有,姐,我沒那麽想,我覺得咱倆還是我表演比較合適。我姐說:那不行,我來演。就這麽三個字,我姐說「我來演」。我姐接著說了一句:小雲,你放心,你相信姐姐一定能表演好。我說:我相信,我相信。實際這個時候跟我姐姐說這個,不是說我心裏就想姐那你就表演,沒我事了,我不是這麽想的。我只是想給我姐透露個消息,讓她有點精神準備,然後我該什麽時候表演我就什麽時候表演,這樣她也就基本能夠接受了,我當時就這麽想的。
 
  因為在離開香港的時候是六月二十九號,我記得中午和師父一起用餐,用完餐後我就給師父頂禮三拜。我每次見師父和離開師父我從來沒哭過,我以前看有的同修見師父也哭,離開師父還哭,我還覺得挺奇怪,我尋思哭啥,見師父不高興嗎?離開師父也不高興,那還可以再見!我就這麽想的,因為我特別單純。我還跟他們說,我說你別哭,你一哭你就看不清師父了。結果這一次,就是去年六月二十九號離開師父的時候,我給師父頂禮三拜的時候,我是硬把眼淚憋回去的,我當時心裏確實是挺酸楚的。我當時心裏在默默的跟師父道別,我心裏是這麽想的,我說師父,對不起您老人家了,弟子要先回家了,咱們西方極樂世界見。這是我內心的話,但是我沒有說出來,別人誰都不知道。頂完禮以後出來,車就在門口等著,我上了車以後我就心想,司機師傅你趕快開車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,我萬一哭出來怎麽辦。結果那個師傅他不動,我也不熟悉也不認識,我還不好追師傅快點開車,那就擱車裏坐著。我心裏就想,不能哭,不能哭,不能哭,我就這麽想的。這個時候師父從我們用餐的那個屋出來,就往他住的那個屋走,我就目送師父的背影走進了那個大門。這個時候定弘法師從屋裏出來遞給我一個包包,當時我知道,那肯定又是師父給我拿的錢。我說定弘師,我不要錢,我不需要。實際我這個話,就是我已經要往生了,要走了,我不需要錢。定弘師說,師父給的,不能推辭,你必須得收下。那沒辦法,我就收下,我就直接遞給小刁。然後這時候車才開,開了這一道,我就想,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見師父了。當時就是這種感覺。所以回去之後,這個經過我沒有跟姐姐學,我只說需要有個表演的,我想試試。我還是笑呵呵電話裏跟姐說的,我想半開玩笑的說,別讓她高度緊張。她該仔細扣我了,問我到底怎麽回事。我不能說得太細,我只能透露點消息給她。這個就是我姐姐這次往生表法的第一個因緣,因為我把消息透露給姐姐。
 
  第二個因緣,這是姐姐走了之後我才知道的,姐姐又有新任務。這個在光碟裏你們看我姐她親自說出來的,我也是在她跟前守著她的時候我聽她這麽說的。她告訴大家,我必須提前回家,我有新的任務。可能你們看過這光碟,對這句話印象應該還是滿深刻的,那也是我第一次聽見。再一個姐姐往生的因緣,就是後來她留下的三十五首偈子裏體現出來的,就是要為彌陀傳真音。傳什麽真音?就是末法九千年眾生靠什麽得度?靠這一部《無量壽經》,靠一句阿彌陀佛佛號,她就是要代彌陀傳這個真音。
 
  剛才我說的這三條,就是我姐姐這次往生表法的因緣,我這次說到這兒應該是說全了。因為我剛才說的其中有一小部分,我在光碟裏沒有跟大家說,我怕說了以後又引起轟動。因為有人總是擔心我現在往生,別人不說,我就知道刁居士就因為這個都哭了兩鼻子了。有一次她看了我寫的東西,當時坐在我家床上就哭了。我不知道怎麽回事?我說小刁,你怎麽看了,你哭了,你哭啥?那不行,這不行,今天不就是現場問師父嗎?劉大姐她說要往生,師父你說行不行?當時那麽多人就給師父跪下了,就是這件事。後來師父今天告訴她,說往不往生誰說了算?阿彌陀佛說了算,阿彌陀佛不來接她,她往生不了;來接她,該走就走。這回刁居士高興了,回來跟我說,這回我心裏有底了,阿彌陀佛不接你,你走不了,你自己別老想往生的事了。所以說往生這個事不是一件什麽叫人挺擔心的事,反正我是做好這個思想準備了,我就是幾年前把自己交給阿彌陀佛了,現在我也不變,我還是把自己交給阿彌陀佛,阿彌陀佛什麽時候接我回家,我就什麽時候走,隨時隨地做好準備了,我一分鐘都不會耽誤的。對於這個世間,我現在可以說沒有什麽牽掛,沒有什麽留戀,因為我知道那個本有的故鄉是多麽多麽好!我回去以後我還可以長本領,我還可以倒駕慈航,我再回到娑婆世界來度眾生,這是一件多麽好的事情!那為什麽非得要留戀現在這個世界,留戀這個所謂的家?不必留戀了。我現在真是做好了百分之百的思想準備,隨時都可以走。我就簡單把我姐姐往生表法的因緣,說了這麽幾句。
 
  第二個我想跟大家交代一下我姐姐往生的經過。因為在光碟流通以後,引起了非常大的反響,我看有這麽幾條,一條是有的同修們沒有完全看明白,有些疑義。這很正常,因為那麽長的光碟,大約都看完了,也得好幾個小時。如果不是這麽精簡的話,要把當時錄的全都制成光碟讓大家看,沒有三十個小時可能看不完。這個是壓縮了,但是絕對是原汁原味的,沒有經過任何加工,只是因為當時我們的設備不行,技術也不行,三個人錄的,就看這一段誰錄的更清晰一些,就把誰的用上了,是這樣選的。所以我當時在光碟出的時候,我就說了,我說這個光碟我是從頭至尾跟下來的,可以說它是真實的,沒有任何編造,也沒有任何加工,也沒有任何杜撰。我記得在光碟裏,我把這些話都說給大家聽了。因為大家有的沒看懂,所以今天我想把姐姐往生的經過,再比光碟更詳細一點的跟大家報告報告。這是一個沒聽懂的。
 
  再一個就是不太相信的,真能是這樣的嗎?比如說有的是同修也好,還是哪些人也好,在網上說,劉素青老菩薩是餓死的。還說出理由,為什麽說是餓死的?因為在光碟上沒看到有人餵她蛋白粉。這個名我記住了,因為他特別提到這個蛋白粉。我當時看到網上這個消息之後,我就笑了,我說這個人家看的也沒錯,確實是沒餵她蛋白粉。而且她也不是餓死的。我姐姐是十一月十七號那天中午,光碟上有那一段,我們在一起吃的中午飯,我們圍著一個小長的桌子坐在她的床上,大家熱熱鬧鬧的吃中午飯。那個是我姐可以說在人世間的、在娑婆世界的最後一餐,最後一頓飯,那是十七號的中午。十八、十九、二十這三天確實是斷食,她沒吃飯。她是二十一號中午走的,如果加上二十一號,一共是四天斷食。但是我在這裏可以坦誠的跟大家說,你就看她那個光碟錄的每天的表情、表現,她哪像餓死的樣?所以這個可能有些同修就是半信半疑,真是這樣嗎?這個是第二種情況。
 
  第三種情況,不排除有些人比較排斥,比如有的人說我在編故事騙大家。看到這兒我也笑了,一是我不會編故事,二是這樣的故事也編不出來,其他的故事如果說編編,可能還有點門。關於生死大事,關於往生的事能編故事,而且完全兌現,好像這個故事最起碼我是編不出來的。我為什麽說這個事的時候,可能有同修說,你怎麽說得那麽流利?因為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事。我之所以來我寫個提綱,就是不要把那些重點東西忘掉,我起這麽個作用。實際我不照著提綱,完全可以把它說得很順暢、很順暢的。因為這幾點原因,所以今天我想把我姐姐往生倒計時的十五天,挑重點地方跟大家報告報告。因為在十一月七號之前,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我姐,偶爾有時候我倆通通電話,因為我對外打電話很少很少。
 
  我十一月七號是到平房去看我的一位老師,去看我的一位同學。上午看我的同學,下午去看我的老師。中午上哪吃飯?我想我不能在我同學那兒吃,他身體不好;我也不能上我老師那兒吃,我老師年齡那麽大了,都快八十歲了,我要去了,我老師還得忙乎給我做飯。後來我就讓大雲給我四外甥女打個電話,看看她在沒在家。因為她要不在家的話,我姐不能下地開門,她不能行動,只能坐在床上。我一打電話,我四外甥女在家,我說那好,咱們就上我姐姐那兒去蹭飯,我們當時還開玩笑,我說上老太太那去蹭一頓飯。這樣我們中午就到我姐那兒。因為她一直就像光碟上你們看的那樣坐在床上,她面朝外,我一進門正好瞅著她,每次都是那麽笑呵呵的。我一進門,我一看,我說老菩薩怎麽見瘦了,要回家了吧?我姐說:快了,快了。就這個話,實際一點思想準備沒有,我倆一見面就是這個對話。
 
  後來,這一天是十一月的七號。十一月八號,就是我們見面的第二天,我早晨磕頭的時候。人家在批我,說我什麽你就靠信息,那我就還得這麽照本實發,我就是得到的這個信息。你說我煽動也好,還是我怎麽的也好,我不能編,我必須得把實際情況向大家如實報告。我是每天早晨三點鐘磕頭,磕到六點鐘,三個小時。你想想我在磕頭的過程當中是隨著佛號磕頭,這個時候我不可能動腦筋去想,想某一件事,或者是去想我姐姐往生,因為那時候我還沒想這個事。就這個時候,突然就出了這麽一段話,我現在帶來這三個小紙條是最原始的,你們看看我這小紙片就知道,真是當時臨時找個小紙片我就寫下來了。因為如果我要是磕完頭,我再去想這段話,我想不出來。所以我必須停下磕頭,馬上找個小紙片,我就寫出來了。這是十一月八號那天,是怎麽說的?原話是這樣說的,說「你姐劉素青並非凡人,她是菩薩來度眾生的,即將圓滿,往生時間在一個月之內,往生殊勝,不用助念,自在往生,一切由佛菩薩安排」,這就是當時的原話。我當時一看時間是早晨六點十五分,就這個時間。你們可以看我這個小紙片,這就是廢物利用,一個裝藥的小藥盒,我剪開以後,裏面紙是白的,我就用它來做記錄,就這麽一個小紙片。這就是十一月八號那天我得到這個消息。我一算,到十二月八號,還有一個月時間。
 
  這個事兒我沒有跟任何人說,我當時還想,這怎麽回事?這是八號那天,就這個紙片我記了,我就記了,我就放到我抽屜裏了。這是八號。十一月十一號,就是距離八號又過了三天,早晨七點三十分,因為我這上我把時間記下來。七點三十分,這個時候我磕完頭了,我也吃完飯了,我就坐那兒剛開始聽師父講《科註》,我每天吃完飯以後我就進屋裏去坐著聽經了。這面師父的光碟放著,我坐著在聽經,這時候就出了八句話。我一尋這八句話是什麽意思?我就趕快又拿我那筆記本,我就把它記到本上了。這幾句話是怎麽說的?說「姐姐駕鶴西歸去,上品上生見彌陀,姐是妹的好榜樣,妹妹作偈送姐行。姐姐先行回家轉,妹妹後面緊跟隨,雙雙回歸極樂土,再返娑婆度群萌。」因為這個東西你要過後我是想不出來的,所以我就拿個筆就記在我那筆記本上。當時我就想,「妹妹作偈送姐行」,這個偈子也不是我作的,這是我記下來的,我作不出來這個偈子,我哪有這個水平?
 
  我當時,就是記下來之後,我就給我姐掛個電話,我說姐,有個偈子我給你念念。我姐說:什麽偈子?我說:送姐行。我姐說:那你就給我念念。我在電話裏,我就把這八句話,我就給我姐念了。念完了以後,我姐那面哈哈大笑,說了一句「我要回家了」。我這面也哈哈大笑。那個時候的心裏絕對是法喜充滿,沒有一點悲哀。你看按道理,按人之常情,就我這麽姐倆個,你說姐姐要往生了,妹妹能不難過嗎?我一直到現在,我姐姐已經往生四個月了,我都沒有一點悲傷、一點難過,我成天真是法喜充滿,我可高興了。就是這樣,後來我不是說了四句話嗎?我說「笑談生與死,恰似嘮家常,若是不看破,怎能這瀟灑。」我真是在這裏,我可以坦然的跟大家說,我姐姐瀟灑,我也瀟灑,我倆電話裏這頭那頭全是開懷大笑。你看面對的是生死,按人之常情,是生離死別,可是我們沒有那種悲哀的情緒,有的是法喜充滿。這是十一號。
 
  再說十五號,十五號早晨也是我磕頭的時候,這個快,就是一串數字。你看我這個小卡片大不大?我當時就用這麽大一個小紙片記下來的。「2012112112」,後面我姐的名字,「劉素青」,我就記了這麽一個小紙條。這個時候我還沒磕完頭,我磕完頭以後,我就坐在我的桌子前,我就解讀這個數字是什麽意思。我解讀的結果,我想這就是告訴我,我姐姐往生的具體時間。你看「2012」是年,「11」是月,「21」是日子,後面最後一個「12」是中午十二點,這是我解讀出來的。但是我解讀出來之後,我這個小紙片一直放在我自己這兒,我沒跟任何人交流過,包括我姐在內,我姐不知道我有這個小卡片。所以一直到現在,我今天還是昨天跟同修們說的,嘮嗑的時候我不是說嗎?我說我知道的日期我沒跟我姐姐說,我姐姐什麽時候知道的日期我也不知道,她也沒跟我說。
 
  這個小紙片一直到什麽時候我給我姐看的?你們看光碟,就是她往生的當天,那天上午我去了以後。我給大家提示提示,我不拿那個衣服,我說姐,讓我盛裝送姐行,我說我也沒穿過什麽盛裝,我回家翻一件最漂亮的,姐你看,這個算不算盛裝?我姐說:行,盛裝,挺好挺好。就是那個時候,我說我有個小紙片,密碼,給你看看行不行?不讓別人看。我當時就擱兜裏掏啊掏啊掏,掏什麽?就掏這個小紙片,我就遞給我姐了。我姐戴上眼鏡,我說你偷著看,不要讓別人看,因為這個紙片除了我自己以外,任何人都不知道。我姐看了看,然後我姐就笑了,這什麽密碼,大家都知道了。這時候我才知道,肯定我姐姐知道的時間和我的是一致的、是吻合的,如果要不是這樣,肯定她說,不對,不是這個時間。沒有,我姐說,什麽密碼,大家都知道了。我才知道,我姐姐的時間和我知道的時間是完全一致的。這就是她往生當天,我們算是交流吧。但是我姐也沒把這話說出來,說對,小雲,這個就是我往生的時間,我姐這話沒說。這是十五號。
 
  再說十六號,十六號我就突然接到我姐一個電話,中午,非常簡潔,我姐電話就說:小雲,告急,提速!你聽明白了沒有?我聽明白了。因為在十五號之前,有一個小插曲,如果不是那樣,我也聽不明白,什麽告急提速?速度那個速。問我你聽明白沒有?我說聽明白了。就這麽幾句話,我就把電話撂了。十一月十七號,我帶著宋居士去我姐家裏。我現在可以跟大家說,我對照相、錄像都不感興趣,我這一生照相很少,我想不起來要去給我姐姐錄像,不知道冥冥中是誰在提醒我,或者是點撥我,照相錄像有用,就這六個字。當時我就想,照相、錄像有用,那沒別人,是不是就讓我給我姐去錄像?所以我就給宋居士打了電話,我讓她上我家。當時她到我家都挺晚了,住了一宿,第二天早晨,就是十七號的早晨,我倆一起上平房去了,去上我姐那兒。然後當天我回來了,我就把小宋留下來,我說你就負責,大姐要說什麽重點的話,你就給她錄下來,我說這個就是你的任務。小宋就留那兒了。應該從十七號開始,我姐姐往生倒計時五天,你看十七、十八、十九、二十、二十一,五天,這是我給起個名,我姐往生倒計時五天。當時我就想,這都誰安排的?但是有第一個小紙條擱這,我每天我都拿出看看,「一切由佛菩薩安排」,還告訴我「不用助念,自在往生」。人家告訴我多明白!所以我想,既然佛菩薩安排,那咋安排咱們就咋辦,我當時就這樣想。這是十七號。
 
  再說十九號,十九號早晨,我又在拜佛的時候,這時候我確實打妄念了。我怎麽打妄念?我就想,往生可是大事,這個可千萬不能打妄語,到時候能不能是這麽回事?如果要不是這麽回事,那不是騙人嗎?我說佛弟子可不打妄語。我當時我心裏只想,阿彌陀佛、觀音菩薩,可別讓我打妄語,我一輩子不會說謊話,不打妄語,這麽大的事可別讓我打妄語,我心裏就這麽想的。我這麽想的時候,我起了這個念頭,當時這幾句話就出來了,這是十九號早晨我磕頭時候,我記著時間,早晨五點三十分,五點半。這個怎麽說的?「莫懷疑,莫猶豫,一切信息都是真的,十一月二十一日午十二點準時表法。」這就是十九號的小紙條。所以我說我這三個小紙條我還真都保存下來了,都在我抽屜裏放著,大概這是最原始記錄。因為這個東西不是我後來想的,我寫出來的,確實是八號一個,十五號一個,十九號一個。這就是到十九號了。說實在,這幾句話我記下來之後,我心裏踏實,比較踏實了,因為我想別人不了解你,你自己了不了解你自己?你不說一輩子也差不多了,都快七十歲了,你撒沒撒過謊,你騙沒騙過人,你說話算不算數,你怎麽連自己都不相信了?這回一這麽說,我心裏落地了,我踏實了。
 
  另外我又回想,二00三年我送張榮珍往生,那是我第一次跟同修一起去送咱們的佛友往生。我以前我不知道送往生是怎麽回事,這是我第一次參加。提前半個月,告訴我她還有半個月往生,當時弄得我腦袋都脹多大。她還有半個月往生,往生不就是死了嗎?因為二00三年我什麽都不懂,這個真的不能說。我就寫了個小紙條,就像這次似的寫個紙條,自己揣著,跟誰說?不能說,這是真的是假的?結果剩三天的時候,我就想你說不說?你不說,她家裏就丈夫、兒子,一點沒準備,人家爺倆都不信佛。你說說了,人家爺倆要問我,我們這人還這麽精神,你咋說她就要死了?人家問我我咋回答?我就猶豫,說還是不說?因為每天早上我八點多鐘坐公共車上她家去上班,晚上從她家下班回來,我那二十來天我基本是這麽過的。後來臨從她家回來之前我就想透透消息,我就跟她丈夫說,我說長慶,榮珍好像還有半個月往生,但是到現在我算算時間還有三天,已經過去十二天了。人家她丈夫就說,大姐,啥叫往生?我還不會解釋,我就照本實發,我說往生按老百姓的話說就是死了。我就這麽幹幹脆脆的跟人家說。她丈夫就說,大姐不能吧,她這麽精神的,說話幹巴幹巴的,能死人嗎?我說那我不知道。他說誰告訴你的?我說不知道。他說那你怎麽知道的?我說反正就我知道。就這樣的,這我不就知道了嗎?這一次事實驗證,張榮珍往生確實是和我知道的一模一樣。她那時候告訴我一個時間是午時三刻,當時我不知道午時三刻是啥時候,我就問小宋,我說你知不知道午時三刻是什麽時候?小宋說,我看她還算一算,她說十二點四十五。她說大姐你問這個幹啥?我唯一的把這件事情,就是張榮珍往生這個具體時間,偷著趴在小宋的耳朵上告訴她的,她的丈夫和她兒子我全沒說。然後我把這個條,我就壓到她那果盤的底下了。我想到那時候她要往生了,這個條子可以作證,不是我現寫的。如果人家不往生,這個條子怎麽回事我也不知道。那是我第一次遇到這件事。那是百分之百準確了,她確實是那個時間往生的。這是第一個。
 
  第二就是我們刁居士的丈夫老齊,齊樹傑。我認識老齊,從第一次見他到他走,一共是七天時間,所以我後來一直說,我說我和老齊的緣分就是七天。我是陰歷七月十二見的老齊第一面,陰歷七月十四,又是拜佛的時候,就告訴我老齊七月十八往生。我真想把這個信息告訴刁居士。我記著我上她家,我說刁告訴你個事,我知道你家老齊啥時候往生。小刁說大姐你別說,我沒定力,你說我老惦念著,你自己知道就行了。所以除了我以外任何人不知道,因為小刁她不讓我告訴她,我就沒告訴她。當時想,這個是不是?心裏還是有點犯嘀咕。等到陰歷十七那天,人家老齊告訴我,大姐,我明天走。你看,告訴我的是陰歷七月十八,他告訴我明天走,第二天就是陰歷十八。你看,我倆又沒有交流,你說這話,我當時這腦袋嗖一下,我心裏想這話怎麽從他嘴裏說出來了,不就我自己知道嗎?我當時還這麽想的。結果老齊也確實是那個時候走的,時辰都不差,他用手跟我比劃的時辰,我倆後來可以說就是一種心通,他想啥我知道,我想啥他知道,我倆不用語言交流,因為當時有佛友在屋裏念佛,可能有不想讓別人知道。我現在回頭想,是不是不想讓別人知道,所以他瞅我,我瞅他,我就知道他要幹什麽,他也知道我要幹什麽,我倆就像打啞語似的,就這樣。我倆一共就七天。
 
  我記得臨走那天早晨,他是九點半,九點三十五走的。早晨小刁過來跟我說,大姐,誰誰誰說了,就老齊這樣,半個月也往生不了,那些念佛的佛友我讓他們都回去,我打發他們都回去,啥時候需要再來。因為我知道時間都快到了,我又不能說。我說:我不知道,你願意打發你就打發,願留就留。她說:那我都讓他們回去了。我說:你自己安排。小刁就上內屋,就把這些念佛的佛友都打發了,你們都回家,什麽時候需要你們再來。結果這些佛友就回家了,有的近可能到家了,有的遠一點還沒到家,人走了。我出去告訴小刁,那時候小刁眼睛都瞪圓了,意思說這麽快走了,不是說半個月走不了嗎?走了,我把陀羅尼被都給他蓋好以後,我告訴小刁,我說通知佛友來念佛。小刁打電話,人家有的佛友擱車上還沒到家,又直接往回返。這是第二個準確的。
 
  第三個就是大雲的奶奶。你看她奶奶,我是六月二十一號到香港,然後我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奶奶是六月二十一號往生,不能跟任何人說,只有我自己知道。大雲說:劉姨,奶奶最近好像有點不太好。我就跟大雲說,我說大雲,回去跟奶奶商量商量,告訴奶奶我去見老法師,我七天回來,能不能等我七天?大雲跟奶奶一商量,奶奶說等。你說這個也是巧合嗎?我二十一號到香港,二十八號返回哈爾濱,奶奶是二十九號往生的。
 
  一件事,我當時就我姐這個事,我就回憶,就是二00三年到現在我經歷這幾件事,它怎麽都那麽準,都是巧合嗎?都是別人騙我嗎?沒人騙我,人家告訴我的都是對。但是到現在究竟是誰告訴我,你說誰告訴你的?我真說不出來,我也看不見影,我也聽不著聲,我就是知道。這種知道是怎麽個知道法,你讓我再說詳細、再說具體,我也說不出來,我比劃我也比劃不出來。但是我跟大家說的這個過程絕對是真實的,沒有一點虛構的。如果我要是虛構我可以編,我說我聽著聲了,我聽著誰誰告訴我了。人家不是那樣,我不能那麽說。這是十九號,那就是還有兩天往生,剩個二十號,還剩個二十一號。
 
  二十號這天,障緣。咱們問,你們也很關心這個障緣,二十號那天開始,障緣開始出現,在十九號之前沒有什麽障礙,一切都很順利。二十號障緣就開始出現了,我在這裏說,如果將來要出光碟,孩子們看見了肯定會對我有意見的。可能我姐的孩子說,我老姨你咋把這還說了?那我家孩子可能說我,媽你咋說這個?那你說我不說我怎麽辦,我怎麽能把這個事表達明白?障緣好幾個,我就說說家裏的這個障緣,外面的障緣我就不說了。家裏的障緣,我概括一下,就來自於我姐姐的至親至愛的親人。那至親至愛的親人都是誰?我姐的幾個孩子,三個女兒,兩個女婿,一個兒子,一個兒媳婦,你看這再加孫子什麽的,這也七、八個,這障緣主要來自於兒女。再一個,我也就不保密,來自於我的孩子,我姐姐最喜歡我家姑娘,因為就這麽一個外甥女。恰恰這個最大的障緣,就來自於這些孩子們。
 
  為什麽我能看明白這個事?因為事先我知道,我姐告訴我了,就是在往生之前我姐說:小雲,有障礙,我走之前有障礙。我說我知道,我沒有說具體障礙是什麽,但是我姐告訴我,有障礙。因為當時又是不知道誰告訴我的,說「有障礙,掀不起大浪,翻不了船,韋馱菩薩親自護法」,就是這一句話。還有一句話告訴我,「退則是進」,這就是指導我的,知道我脾氣比較急、比較暴,告訴我退則是進;還有一句,「以靜制動」。這兩條沒白囑咐我,在我姐往生遇到障緣這個過程當中,這兩條我做到了。所以你們看光碟可能看我的場面不是太多,但是後來去送我姐往生的同修都說,你怎麽那麽鎮定,那麽沈著,那麽冷靜,不急不躁?障緣都到那種程度了,可以說都鬧起來了,我不慌不忙。因為人家兩次把我從屋提溜到走廊去了,不大點兒小走廊都站滿了人,跟我一頓喊,不讓念佛,念佛聲大。我說好好好,聲大,我們小點聲念,我趕快告訴佛友們小聲念。我們這面剛剛小聲念,又把我撐出去,不行,小聲念也不行,得睡覺,意思我姐得睡覺。我說好好好,我們小聲念,我們也不念了,睡覺,就這樣。結果我姐人家自己說的,大點聲念,我聽不清楚。這是老人家自己說出來的,不是不讓念,不讓大聲,也不讓小聲嗎?人家我姐自己說的,大聲念,讓人把念佛機放大聲。你們看,聽沒聽出來,大聲,一會兒小聲,一會兒大聲的,後來為什麽大聲?就是我姐說話了。看沒看我姐有個眼神,往上瞅,你們再反覆看那光碟,你看她有個眼神往上瞅,面帶笑容,嘴角是往上的,說了一句,「今天就是度她的」。那個是指誰?我姑娘。她外甥女,跟她大姨關系最密切的,她大姨最疼愛的外甥女。
 
  後來,就是事情過後,我跟我姑娘探討過,我說姑娘,你大姨往生的時候你怎麽想的?我說你是不是對預知時至往生不太了解,你不明白,是不是?她說:媽我明白,我讀那麽多佛經,我看那麽多《高僧傳》、《往生傳》,我懂,我知道什麽預知時至往生。我說你既然知道預知時至往生,那你大姨往生的時候,你怎麽這個表現?我不想讓我大姨預知時至往生,你們給我大姨念佛行,送我大姨往生我不滿意。她把她的心裏話說出來了。後來我那個外甥、外甥媳婦過年上我那兒去,我也跟他們探討探討。尤其這個外甥媳婦,我說你媽媽往生的時候,你們都是怎麽想的?跟老姨說說。我外甥媳婦這麽說的,老姨,我都說直話。我說你怎麽想你就怎麽說。她說:老姨你別生氣,我當時一個想法是,我們家老太太就是往生,你們來這麽多人幹啥?裏裏外外都是人。嫌去的人多了。實際去那些人,真的一個我都沒請、沒通知,那都封鎖消息又封鎖消息,就去了那麽多人。所以這孩子說,我們家老太太往生你們來幹啥?這是一個。再一個就是說,老太太這麽精神,每天跟大家談笑風生的,有說有笑的,你們幹嘛非得要送我媽往生?這意思好像你這個老姨也太沒正事了,因為你就這麽一個姐姐,你說你非得要送你姐往生。她就以為是不是老姨和她媽媽在搞什麽名堂,所以她很不滿意。
 
  再一個我可以跟大家交代一下,就是這個障緣實際是我姐這次往生表法其中的一個內容,這個在之前我姐跟我說了,我姐說一定要度人。我為什麽後來讓小宋去給我姐錄像,我突然好像明白了,就是我姐這次走,她一定要度人,一定要度眾生。所以就鑒於這個,我姐告訴我,她說:小雲,我走的時候遇到障緣,這個是我表法很重要的一個內容,而且是一般人不太容易理解的。我說我知道,姐,凡是能夠障礙的,基本都是你身邊的人,外人離你大老遠的,他想障他也障礙不了,就這麽的。所以說這個障緣的出現一點不奇怪。因為事先我認為是佛菩薩點化我的,告訴我「退則是進,以靜制動」、「掀不起大浪,翻不了船」,所以我就吃定心丸了。因此你鬧到什麽程度,我也不慌不忙,甚至人家都跟我,都直蹦高,我報警,抓你。我說,那你就報!誰來抓我就抓去。有同修問,那誰,敢這麽跟老師說話?有位同修認識,說那劉老師姑娘。有位同修說,這不行,咱們是不是得沖上去了?完了他們說不能沖,你們看老師是什麽態度。我就是不吱聲,我也不驚慌,我也不失措,我也不生氣,我就是慢慢的,一句一句的,就是這樣。我當時想,如果沒有事先囑咐我那幾句話,就按我這個脾氣,絕對不會讓步的,那還了得!影響我姐往生,我絕對不會允許的。但是因為事先有囑咐的話,所以我就特別沈著。你們想,如果沒有囑咐,我那天肯定是這麽對立的,那不得打翻天!打翻天我姐這個表演怎麽個演法,那又是表的什麽法,我就不知道了。因為我那種沈著、鎮定,所以整個往生應該說盡管遇到了比較大的障緣,但是很順利就過去了。
 
(後續)--- 

阿彌陀佛

阿彌陀佛

阿彌陀佛

阿彌陀佛

 

 阿彌陀佛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 阿彌陀佛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阿彌陀佛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 阿彌陀佛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 阿彌陀佛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

净空法师:教学为先  吴鸿清教授:中国古代教育经验现代价值【引用】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
 恩師淨公上人開示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
2012年04月25日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
2012年04月25日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净空法师:教学为先  吴鸿清教授:中国古代教育经验现代价值-【引用】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2012年04月25日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
净空法师:教学为先  吴鸿清教授:中国古代教育经验现代价值-【引用】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 

諸惡莫作
眾善奉行
學為人師
行為世範
南無阿彌陀佛
恭祝老法師法體安康
無量光 無量壽
LuLu 合十 感恩

法貴流通 隨喜功德

歡迎引用

阿彌陀佛 - LULUMACHA - lulumacha’s blog


【lulu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